网络时代,表情包泛滥是为何?

文化周末 2016-09-01
[摘要]游泳运动员傅园慧火了,但并不是因为奥运会取得了铜牌的成绩,而是她的回应改变了其他运动员们接受采访时滴水不漏的外交辞令风格。即使决赛无法夺金,也表现出“已经很高兴了”的真诚率性一面。但她活泼的表情确实又“魔性”又好玩,极符合表情包的要求。因此大量以她为原型制作的表情包瞬间在朋友圈广泛传播。

游泳运动员傅园慧火了,但并不是因为奥运会取得了铜牌的成绩,而是她的回应改变了其他运动员们接受采访时滴水不漏的外交辞令风格。即使决赛无法夺金,也表现出“已经很高兴了”的真诚率性一面。但她活泼的表情确实又“魔性”又好玩,极符合表情包的要求。因此大量以她为原型制作的表情包瞬间在朋友圈广泛传播。

无独有偶,酷爱表情包的网友将张继科、张梦雪、张怡宁三位在镜头前不常展露笑容的运动员自动组合成“张氏冷漠家族”。百米飞人博尔特在比赛过程中闪现的表情也没能逃过国人的法眼,CCTV5等多家媒体都发布了“博尔特魔性表情走红”等微博,文中形容他冲线之前习惯性地望向两边,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不少网友纷纷留言并配文:“我仿佛听到背后有人在说我帅!”。

近年来,表情包十分流行,人们都开始不“好好聊天”,隔三差五地斗图了。今年7月,自媒体“新世相”发起了一个实验:24小时内,不使用任何表情符号,看看你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24小时后,他收到了116份回复,其中有89人实验失败,主要原因是“习惯了,没有忍住”;而成功坚持下来的共有12人,但他们也表示不用表情聊天“很尴尬”。为什么没有“表情包”,人们就不能愉快地聊天?语言学专家、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徐默凡给出了答案:网络表情的盛行,反映出人们强烈的交际需求和示情需求。也就是说,大家发的“表情”,其实是自己隐秘的“心情”和“态度”。

网络的发展和普及为网络表情提供了技术支持和传播阵地。1982年9月19日,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的教授斯科特•法尔曼在网络论坛上输入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互联网表情符号“:-)”,自此,网络表情时代正式开启。

在我国,网络表情大致经历过三个发展阶段,依次是颜文字、绘文字和表情包。颜文字即字符表情,与斯科特•法尔曼的创意相仿。绘文字是颜文字的进一步图像化,亦就是如今人们手机自带的“emoji”表情,由栗田穰崇于1999年发明。目前,emoji表情库已超过800个,但仍然不断扩容中。表情包则带有比较浓重的创意色彩。国内最早的表情包形象大概要数兔斯基。兔斯基一张大脸上,除了两条黑线状的眼睛和小小的耳朵,没有别的五官,看不出任何表情,但夸张的动作却很容易表达出内心丰富的感受。静若处子,动如疯兔的强烈反差,与国人的文化心理暗暗相合。

有趣的是,习惯于亲吻拥抱来表达内心喜悦的西方人,却基本上只用手机自带的emoji表情就足够了,很少制作和使用表情包,更不必说如暴走漫画那种风格又夸张又狂野的表情。而在中国、韩国以及日本这样传统文化以收敛感情为道德的国家,表情包的使用率却很高。以日本聊天软件Line为例,有数据显示在Line每10条发送的消息中,就有一条是表情。可见现实世界越严肃,虚拟世界里就越需要表情包。

■■ 观点

当语言被表情包了,表情包变得正经了

不知从何时起,年轻人已经渐渐形成了凡是能用表情包说明白的就不打字的默契。放眼社交圈,是不是被各种成套的emoji和表情包所占领?虽然网络表情不是中国人的发明,但表情包文化在中国非但已经成为一种特殊的文化,还随之产生了表情包文化产业。甚至有人说如今没有表情包甚至都不能好好聊天了。为什么国人如此热衷于使用和制造表情包?

因为披着搞笑外衣的表情包能够宣泄人们被压抑的情绪诉求。与网络聊天中丰富、夸张的表情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们在日常聊天中严肃的表情。有别于西方人善于运用表情和肢体语言来表达内心世界,东方人羞涩内敛,一直以来,中国的家庭教育和传统文化里都推崇沉着稳重、喜怒不形于色。

但是现代社会里,生活节奏很快,喜怒哀乐来得频繁。被压抑的内心情绪总得有个表达空间——在网络聊天中,丰富的内心戏终于找到了舞台。在聊天时使用夸张又狂野的表情包,人们这些来自现实生活的情绪在虚拟空间中被尽情释放,那个痛快和好玩只要是发过表情包的人都能懂。最近流行起来的“葛优躺”“感觉身体被掏空”似乎又是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下,人们对生活无奈时的调侃。

话又说回来,国人说话婉转的属性还是存在的。我们都会遇到文字所难以表述或难以启齿的时候,这时发个表情,让对方去意会也是个绝佳选择。图有尽而意无穷,表情包比直接输入文字或者语音更好用。借助变形而模糊且配着醒目汉字的表情包,人们真诚地袒露了不肯示人的内心欲求和喜怒哀乐。比如每年中秋、春节等传统节日时,很多表情包制作团队都会制作关于索要红包的表情。现实中不好意思提的要求,一个表情包就表达了真实的想法,而且规避了用语言表达的冒失。表情包在有话不直说的中国,已经不可或缺了。

乍看之下,表情包只是网络的一种非正规语言,不过也有人认真看待。今年6月,华中师范大学的一名学生联合百名大学生致信腾讯,称QQ、微信表情包里只有咖啡、啤酒、玫瑰这些表情符号,但却没有给中华民族精髓之一的茶留一席之地,由此呼吁将“中国茶”添加进QQ、微信表情包。这封联名信最终得到腾讯高管的肯定,并考虑如何将这份热情与公益结合。此外,在2016年深圳中考语文试卷中出现了《我的“表情包”里没有____》的半命题作文题目。表情包似乎顺利进入学校教育通用词汇行列,同时也开始肩负起增强国人的文化自信的责任。如此看来,“胡说八道”的表情包要“转正”了。

互联网正让世界变得越来越小,而语言则是实现地球村的最大障碍。未来世界如果存在世界语,会不会是一种不需要学习,基于人类感性认知的语言?从目前情况看,表情包的确有这种特性。人类对于某个特定情绪的片段或者emoji有天然的认知能力,这些都有跨语言沟通的可能。不过这种方式,目前只是一种稚嫩的表达方式,如同我们的祖先在用结绳、用舞蹈、用象形文字去表达一样。互联网本身在高速进化,表情包也在伴随互联网的进化而进化,或许在未来人类学家研究互联网语言进化史的时候,他们会说:升级版的表情包或者Emoji是人类第一代系统化的世界语。

  • 顶 0
  • 踩 0

版权所有:广东广播电视台 广东网络广播电视台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未经广东网络广播电视台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发布。

联系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北路686号广东广播电视台

广东广播电视台:信息公开

网站及APP广告咨询:020-26188483 zyy@grtn.cn 广告刊例价(试行)

粤ICP备1407147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905119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367号